????曾几何时,康里人也曾经是大唐的盟友,这些擅长做生意的康里人,将自己的商铺一直开到燕京,为大唐贡献了大量的赋税,但现在,大唐的军队已经杀到家门口了,康里人终于和自己的对手葛逻禄人联合在一起,准备给唐军致命一击。

????可惜的是,在距离唐军后军十里的地方,被李定国率领的十万大军拦截住了,虽然面对的敌人数量在自己之上,但李定国并不担心,他也是让手下的士兵围成了一个圆阵,击败敌人的可能性很小,但拦住敌人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

????两个巨大的方阵,将几十万的后军大营团团围住,前锋变成了伯颜大军,抵挡葛逻禄人的进攻,后军人数稍微少一些,李定国率领十万大军也化成了一个圆阵。索性的是,这个时候,并没有其他的敌人出现,否则的话,前锋大军将会继续分化。

????饶是如此,诸皇子也纷纷脱离战场,纷纷带领自己的两千亲卫在战场上游弋,生怕有其他的乱军杀入其中,给巨大的后军大营造成损失。

????一时间,方圆几十里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,就好像是一个绞肉机一样,不断的吞噬着双方的兵力,最起码,在很短的时间内,无论是康里人也好,或者是葛逻禄人也好,都不能突破唐军的防御,并且他们发现唐军的反击现在是越来越强。

????“该死的家伙,我们或许进攻早了一些,这个时候马赫穆德的兵马还没有到来。”扎尔汗有些后悔,应该等候马赫穆德的兵马一起到来的,造成了现在的僵持局面,否则的话,凭借优势兵力,以逸待劳,肯定能够击败面前的军队。

????可惜的是,有的时候,敌人的进攻速度是自己不能控制,虽然不过数日的时间,可是这数日的时间就能改变许多东西,比如眼前的战况,长久下去,敌人就是占据上风,谁让敌人有百万大军呢?

????他不知道的是,在自己后方十里处,一支黑甲骑兵已经准备妥当,为首之人手执方天画戟,正是大唐皇帝,作为大唐皇帝,岂会置自己的女人于危险之地,所以才会亲自带领近卫军前来接应,这是大唐最精锐的军队,从百万大军中遴选出来的勇士,虽然不过三万人,但也是全军中的佼佼者。

????“陛下,敌人大军已经开始进攻了。伯颜将军已经摆出了圆阵进行防御。”

????“陛下,敌人已经将圆阵围困起来了,正在进行决死冲锋,晋王殿下已经率领十万大军前去护卫后营,估计是伯颜将军发现了后营的危险。”

????“陛下,康里人出现了,正在进攻后营,晋王也是以防御为主,诸皇子已经出兵,截杀伺机攻入大营的敌人,整个战场都在胶着状态。”

????......

????一个个情报很快汇聚到李璟手中,李璟面色平静,古井无波,而是静静的看着远处,半响之后,才说道:“武松他们已经到了指定位置了吗?”

????“应该已经到达怛逻斯城下了。”身边的高宠估算了一下说道。

????“那就进攻。立刻进攻,摧毁眼前的敌人。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白花花的牙齿显得格外的森冷,节奏只能掌握自己的手中,无论是马赫穆德也好,或者是扎尔汗也好,自认为自己兵多将广,却不知道,三方的联合,节奏跟不上,只能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跑,就好像是现在一样。

????马赫穆德的军队还没有到达指定战场,可是大唐军队突然出现,逼得扎尔汗和康里人不得不提前出战,战争的主动权瞬间就转移到李璟手中,什么时候进攻,什么时候防守,随意为之。

????三万骑兵在李璟和高宠的率领下,宛若是利箭一般,呼啸而出,十里的路程很快就能杀到,这个时候,正好是战马冲刺力最强大的时候。

????扎尔汗也想不到,在自己的后背居然出现这样一支强大的生力军,等到李璟军队出现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变阵了,几十万军队,两翼和中军已经加入混战之中,前锋营已经将俘虏斩杀的差不多了,即将加入战斗中,后营也不过是作为预备队存在的,也是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候,给予敌人最强大的一击。

????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迟了,自己的后翼已经出现了敌人,黑色的骑兵就好像是幽灵一样,在自己的后翼出现了。

????扎尔汗看着身边的数百人马,又看看前面正在冲锋的士兵,最后只能调转马头,将自己的生力军派了出去,最起码也不能任由对方冲开自己的后军,当他发现后面黑色的幽灵只有数万人的时候,顿时放松了许多,这样的军队和自己的后军差不多,想来可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。

????可惜的,战斗的情况让彻底的震惊了,后营根本就不是这些黑色骑兵的对手,就好像是一支利箭一样,大唐骑兵所向披靡,劈开眼前的巨浪,葛逻禄人纷纷被斩杀于战马之下,一阵阵凄厉的声音响起,声音之中蕴藏着惊恐之色。

????“这是什么军队,为什么如此强悍?”扎尔汗忍不住大声的叫嚷起来,眼前的敌人太过厉害,自己的后营好歹也是葛逻禄勇士,这些人面对两倍于自己的敌人都不会如此的,可是现在面对同等兵力的唐军,却没有抵挡之力,这让扎尔汗如何能忍受?

????李璟在高宠的护卫下,整个人就好像是不知道疲惫的机器一样,每次挥出都能给敌人带来伤亡,身后的三万将士就好像是一群猛虎闯入了羊群之中,脸上露出疯狂之色,手中的骑枪刺出,将敌人击杀。

????扎尔汗看着混乱的后军,嘴巴张的老大,面对如此强悍的敌人,扎尔汗脸上露出苍白之色,最起码,他知道,在同等兵力的情况下,自己的后军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????他正待召集前面的大军,支援后军的时候,对面的军阵之中,传来一阵阵号角声,号角声音很急促,并且很快就有战鼓声响起。他的面色变的苍白起来。

????敌人要发起反攻,可是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兵马进行反击了。( 宋末之乱臣贼子 http://www.kenshuxs.com/1_1147/ 移动版阅读m.kenshuxs.com )